网络公关谋划的病毒效应大显神通

2014-08-31 15:33

  策划,如许古老而又年青的职业。从苏秦张仪的合纵连横,到李斯的强秦战略,再到诸葛亮的隆中对,策划人自古就有一颗改变世界的雄心。智慧固不可少,然而道德却是策划人的命脉。法家开山祖师李斯,就是由于一念之差,投身赵高和胡亥的贼窝,一世贤明从此云消雾散,落得个悲凉可耻的下场。没有保持职业策划人的道德底线,连李斯如此高明之人,也不可防止的栽跟头。而前些年的点子大师何阳,从策划界的风波人物,到摇身一变为囹圄之人,欺世盗名的骗术终于被揭穿。策划人,为何未几学学诸葛亮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呢?

  杨再飞大师口吐莲花、起死回生,看不懂的通天手段,说不清的背景深深,失事之前俨然成了国内公关策划的领军人物,一张蒙牛助理的手刺、几家国内500强企业客户,把他的职业人生推向了令人耳晕眼花的新高度!我忍不住要问一句:毕竟是策划立的功,还是商业贿赂开的道?杨大师,劝你入寺禅修一段时间,不敢冀望你能做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至少要清楚无良的策划人越聪慧就越危险这个常理。怀揣利刃者,害了大众,毁了自己。

  砒霜,是一味药,用得多了,就成了毒药。物犹如斯,人以那堪?策划从点子、品牌包装、促销大战的硬工夫,演化到恶意袭击、争光舆论的“公关”大战,强奸了民心,摧毁了自我。三国时期的庞统,其才学不在诸葛亮之下,没有庞统的连环计,就不火烧赤壁的惊天地、泣鬼神之大手笔策划。也是这个庞统,贪功冒进,一只正欲展翅翱翔的策划凤凰,惨中乱箭身死落凤坡。策划之殇,值得安勇、杨再飞们反思一场。庞统之逝世,不能再是黑心公关策划们的天谴人咒。

  产品品德是要害,劣质牛奶之害,胜似黑心棉。令人痛心的是,面对假劣伪冒产品、颠倒是非的舆论,众人却缓缓地恨不起来了,忍受度越来越高。究其起因,就是笑贫不笑娼。而老牛当初产品如人品的铮铮誓言,在而今的蒙牛已沦为戏词。变戏子,策划人成老鸨,都是拜物教惹的祸。品牌的破身之本,是让享受到更美妙的生涯,让优良企业取得应有的报偿。品牌不能成了不法者的维护伞,任意宰割,让欺世盗名者成仙而登天。

  既然大家都不光荣,那就看谁先曝光。一桩桩奇闻怪事,胡作非为地横行于奶业界。歹意攻打,并非出自一时之念,而是有预谋、有安排的企业策略行动。得人心者得天下,惑人心者而乱天下。,看似一片净土,实在隐藏刀剑,在蒙伊对决中,简直是吃完被告吃被告的钱串子。公关、策划,这个古老的字眼,始终都是暗昧不清的,从出策划策的幕僚,到花钱消灾的网络公关,都是利字惹的祸。互联网,继报刊、播送、电视、户外之后的第五媒体,本是草根共创、共享的信息家园,却接踵而至地被金钱攻城掠地,草民们独一自主的精力领地,又一次被无情地策划了。咱们信认为真的“事实”,本来都是由别人精心杜撰的。

  公关策划同行们,闭上眼睛深呼吸,且听老哥多说多少句。第一,品质是命根子,别信任产品同质化的谣言。我们国内出产的产品,廉价的都是劣质货色,好一点的产品价钱就会贵上天。同质化,其实就是誓不两立。第二,企业社会责任释怀间。你的策划能够坦坦荡荡地讲给你的父母妻儿听吗?听凭自我意念驱使就会落入鬼之门,但凭社会责任号召的才是人之道。第三,品牌价值等于精神,精神则等同于工业精神,翻新创造的功夫要花在产品和服务的连续改进上,不能一股脑地扎进虚无概念策划中。第四,企业价值是社会价值的枝杈,树大根生,才干枝叶旺盛,硕果累累,揠苗助长之事不可再为。

  在公关谋划的鼓捣下,微量元素奶、高钙奶、铁锌奶、儿童益智奶、特仑苏的OMP造骨牛奶蛋白等惊世概念,轮流横空而降,忽悠了多少幻想健康的。奶业的超速发展,树立在好处被剥夺的基本上,清华EMBA总裁培训班,而“天天一斤奶、强健中国人”的煽情广告,几乎要成为欺世盗名的同义词。成绩本人,捣毁别人,不应当成为奶业发展的逻辑。而此次蒙牛跟伊利长期互掐的行业潜规矩的爆料,也只不外是黑吃黑的鬼花招。

  公关策划是一种靠出售智慧营生的职业食脑族,的主业是经营企业,在公关策划方面须要专业人士的谋略的滋润。此时,公关策划人士就有一个道德两难的窘境:是不择手腕地辅助企业牟取最大化利益,仍是站在态度上保持一个企业的价值发明和利润获取的最最少道德底线呢?在企业高额报酬的刺激下,绝大多数公关策划都会猛牛变疯牛,抉择了与杨再飞一样地腐化。打开一下征询参谋学会的《道德纲要》篇章,它声名了三条基础准则:为客户供给高品质的服务;独立性、客观性和廉政性;职业义务感。安勇、杨再飞的同寅们,赶快在派出所里勤学一下吧,人生的路还很长,从新出来之后就必需做一个有道德感的策划良民,假如还有企业敢跟你配合的话。

  中国的奶牛数目本无奈满意国人饮奶的需要增加,然而,自2005年开端,这个看似紧缺型产品,竟一反常态田地入了广告、促销和公关的血拼大赛,这是为什么呢?三聚氰胺事件后,谜底真相大白,继人造肉之后,中国人终于发现了人造奶。平心而论,原来是投契型企业成长的宝贝。而蒙牛当初与外资风投的对赌协定,更是强迫自己走上了超速飞奔、不带刹车的危险之旅。所有看似变态的事件,若用利益熏心来注解,也就在预料之中了。

  纵观一下海内这些年的策划大师,无人能出牟其中其右。他缄口结舌的炸开喜马拉雅山的雄伟打算,不知困惑多少人的视听,骗取了多少不义之财。商人逐利,政客争名。从陕西华南虎事件、河南曹操墓虚实,再冷眼横向西门庆故里之争,一股公关策划的妖风狂吹不止。损失了道德心、廉耻心的政商界,把广告这个转变偏好的贸易艺术,演变为骗人诈财的手法了。当不上总统、就当广告人的行业励志,总么就被这些人践踏为一个如此扎心窝子的冷笑话了呢?

  自己从事的是产业企业咨询,说起来与公关策划人士是近亲。我没有杨大师的高招妙棋,只晓得策划的结果等于道德素质乘以专业才能这个简略的公式。就像一个人,健康是个1,财产声誉是后面的良多个0。丢掉了道德的1,纵使有再多策划的0,未免落得个怎么吃进去就怎么吐出来的悲剧下场。学习一下周总理和温总理,越是控制民生舆论的大腕,就要越理解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情理。但愿,竹篮打水一场空,不是杨大师的宿命。

  公关第一、广告第二,是公关之父伯奈斯的名言,已经成了国内公关策划人士的座右铭,从蒙牛对阵伊利,到360鏖战腾讯,网络公关策划的病毒效应大显神通,策划妖风一时光洋溢企业界。缺乏中心技巧、懈于制作好产品的妄想家们,在公关策划大师的鼓动和合谋之下,就像找到了阿里巴巴的芝麻开门秘诀般,猖狂地骗取局外人的酷爱、同情和感恩,如此不堪的公关策划,快成了无辜受害者的“公关第一害、广告第二害”的墓志铭。

  矮化别人,不见得能抬高自己,本已丧失民心的中国奶业,真的要走向不归路?曾记否,两年前的,眼泪汪汪诉说着民族奶业被外资鲸吞的悲情,一时激发了多少国人的同情,连老成稳重的柳总都愤而拔刀相助,而把自己在蒙牛的股份投入到老牛基金的“公益豪举”,更是赢得了社会的一片欢呼。昔日这一幕幕的暖和,现在却让掉进了零下30度的冰窟窿,真是寒心。一切都是策划公关惹的祸!

  冷眼细看公关策划巨匠的真面,你就发明一个公然的机密:专业功夫浅、歪脑经发达、满腹生意经。这三个短板,是罩在策划人士头上的三道紧箍咒。不深刻市场、不凝听顾客心声、不领悟工业提高真理,策划人只是躲进黑房子搞诡计阴谋,恰如山间芦笋,嘴尖皮厚腹中空。企业价值观抛在脑后,专走谋财害人的独木桥,企业战略不是落在产品改良、经营改良、运作改进的实业经营上,而是与舆论打手狐群狗党,又怎对得起这个名称呢?满头脑坏点子,满肚子坏水,如此不堪的公关策划,不仅是策划界的悲痛,也是企业界的悲歌。策划人不即是舆论打手,不等于唯利是图,21世纪的今天,竟然还要像九斤老太那般念叨,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