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化媒体:新口传时期/编号:EY815Id

2015-01-03 12:44

  在这份报告中,社会化媒体被界定为SNS(如Facebook)、、多媒体分享(如YouTube)、(如Twitter)、评论性网站和讨论性论坛(review sites or discussion forums)。


  但是,对社会化媒体的价值、用法,我们还远没有设想的那么清楚、纯熟。近有故宫官方微博与人对讽、当当网CEO微博与人对骂等诸多;远有在博客倡导捐十元而冒天下不韪、博客彰高风自取其辱的案例。

  社会化媒体并不新颖。我们回到了人类最司空见惯的一种流传方法—口口相传。人的交换才能是与生俱来的,大众传媒已经“统治”人们的信息获取和认知运动多少百年,而今的社会化媒体是应用Web 2.0的技巧实现了“回归”。

  起源:《学家》杂志社

  社会化媒体:新口传时代

  编者按:关注影响中国企业管理实际的重大议题,汇聚管理学界、企业界、征询界、传媒界的精英,传递思惟、更新理念、领导变更。《“蓝海策略”之批驳》、《中国式管理之批评》、《国美阋》、《管理十年(2001~2010)》、《中国企业家信奉》等封面文章均引起了各界的热议,更多出色议题和文章,请连续参阅《管理学家》为你呈送的“封面文章”栏目。

  【免责申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自己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说、观点断定坚持中破,错误所包括内容的正确性、牢靠性或完全性供给任何昭示或暗示的保障。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当全体义务。

  毫无疑难,这是难得的机会,当然,也是挑衅。企业品牌、促销、销售、公关、市场考察、花费者参加产品研发、企业家和高管形象塑造等等,仿佛都可为之。

  确实,会有一些谎言呈现,然而因某些谣言就“拷问”微博的伦理底线,欲以权而管制之,就会极大地背离社会化媒体的价值主意。相反,流言会在信息的竞争中一直被戳穿,而终极凸显本相。社会化媒体让更多的相干信息,尤其是实在的信息被“拼贴”起来,让存在思考力的民众,具备迷信精力的大众,逐步发明问题所在,为公共事务的提高做出奉献和尽力。

  在口口相传时代,总会有人领有更多的信息,譬如理发店、茶馆的老板,—南来北往的人,三教九流的人,都在此栖息。他们就是当时的意见领袖。在大众传媒时代,总编纂、著名的记者、制片人等等,就成了意见领袖,由于民众传媒是播送式的信息传递,是从一个中心点向四处扩散的。他们负责筛选信息,过滤信息,是信息的“守门人”。在社会化媒体时代,这些传统的意见首领的地位在逐渐降落,不外进程是逐渐演进而不是一挥而就的。在社会化媒体时代,新的看法领袖会在新的人群中发生,因为各种机缘偶合,譬如他离事变现场最近,在一个信息传递如此疾速迅捷的时代,他就能够即时成为意见领袖,但是,一旦该事件从前,他的意见首脑位置或又恢复常态。因此,只管网络社会是同等的、民主的,但依然会涌现很多强的信息节点,有的信息节点是“流星”,而有的是“恒星”。

  在面向大众的渠道里,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时代已经张扬而至。

  作者:胡泳 北京大学消息传播学院副教学

  谋划/履行 邓中华 闫敏

  当然,这种回归不是彻底的回归,不是回到典范的口口相传那个时代—那是一个极其受限于地区(可能就是在一个村子里)的时代,而当初我们极大地冲破了地域限度。但是,社会化媒体和古代的口口相传在内核却是一致的—我们获守信息的方式,无论是通过SNS,仍是微博,更多不再是来自传统的大众媒体(譬如报纸、电视、广播等),而是来自你的友人,你的熟人,因此,相对于大众传播而言,这是一个“退步”。毫无疑问,大众传播对常识的传播和民智的进步,拥有不可磨灭的明显意思;但是,绝对大众传媒缺少互动性,社会化媒体又是一个极大的先进。社会化媒体的出现和崛起是进中有退、退中有进。

  Web2.0时期以来,内容天生跟传布的特质、道路、方式、后果都已经大为不同。

  有的人发现社会化媒体如斯“乱哄哄”,如此多的暴力丑学,如此多的非理性、情感化,就主张对其进行治理和整治,要还社会化媒体以污浊。但是,我信任,这样的状况是民智开启前的一个“混乱”,而不是一种不可整理的凌乱。在咱们的教导和思维辨争的历史上,很少人探讨譬如公平、正义这样一些基本的概念,这样一些普世价值,因而,社会化媒体表示出有利于公共话题的构成和感性思考。只有舆论自在被保障和实现,只有社会化媒体持续保持开放而非管制的状态,信息和观点的竞争才会“优越劣汰”,否则,会产生“劣币驱赶良币”。

  作者:胡泳/林桂平/余序洲/孙宝红/姜旭平/邓中华/林景新/赵玉竹/戴万稳

  《哈佛贸易评论》旗下的剖析服务(HBR analytic services)在2010年宣布了一份呈文——The New Conversation: Taking Social Media from Talk to Action。讲演显示,企业和组织对社会化媒体的器重水平偏低。

  “复旧”与翻新

  有些人以为,应当是纯洁无瑕的,但是,互联网怎么可能是纯净的呢?现实生涯就是不纯净的—不平等的来往、非理性等等,因此,当然也不能请求我们的虚构世界是纯净的。这是我反对有些人用“网络暴民”这个词的起因。的确有些人在事实中温良恭俭让,在网络世界里,却一改“儒雅”,对人以语言暴力相向。社会化媒体,清华大学投融资班,为现实中哑忍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发泄的管道,开释其感情和压力。但是,这不是社会化媒体独占的,而是媒体的一个独特属性。在蛮荒时代的小村庄里,岂非就不风言风语了吗?它是可恨的,却不是“媒体”可以毁灭的。假如认为社会化媒体强化了“暴民”心态,无疑是一种曲解。而且,历史已经证实,但凡提出树立乌托邦的努力,打算建设纯粹社会的努力都会带给人类更大的损害。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逝世》中阐释了“媒介即隐喻、媒介即意识论”的观点。他察看到,电视作为一个媒介,快捷挪动的图像减弱了人们的思考能力,强化了娱乐精神。在我看来,在社会化媒体早期,娱乐必定会占领主导地位。我们不应脱离人的生活自身和人道来分析之,如果你的生活中娱乐本身就盘踞了强盛的影响力和地位,那么社会化媒体也将是娱乐的一个渠道。反之,我们也视察到,不少的意见领袖,在严正地评论各种社会热门问题。

相关的主题文章: